新型干法的发展必须“适度”

发布日期:2022-05-17 06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国际锐评|美国政客最担心的是俄乌打不起来,2008中国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年第一期已经发送,没有收到的订户,请立即回电…

  数字水泥网:目前各地都在积极推进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建设,局部地区出现产能过剩,如:2004年浙江新型干法水泥产能约达7,000万吨,全省水泥产能已超过1亿吨,而实际上产量为8,192万吨。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?是否还需要继续推进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建设?

  雷会长:中国水泥行业新型干法发展到今天,无论是从全国而言,还是从局部地区而言,目前最需要研究的是如何“控制总量” 问题,新型干法发展一定要“适度”。

  从国外经验来看,美国在“度”的方面控制的比较好。美国水泥行业这些年来,水泥产量是逐步下降,市场容量略有增长,水泥企业总的来说日子比较好过。而日本在国民经济过热时期受发展拉动,水泥生产总量增长过猛。1984年日本基本建设开始走下坡路,水泥市场开始疲软。至今20年中,水泥企业间不断进行联合、重组,水泥行业不是面临淘汰落后生产工艺的问题,而是新型干法窑也在不断被淘汰。东京散装水泥价格20年一直是下滑的。但日本市场总量较少,才1亿多吨,市场国内疲软的情况下,每年可保持10%~15%的出口量。

  中国的情况不同,如果总量过大,销售高峰期过后,市场疲软时,10%~15%的量是个了不得的数字。中国2005年预计水泥熟料生产能力将突破10亿吨,如果出口10%~15%,就是西方国家1吨水泥也不卖,中国水泥也不能完全卖出去。这时候,如果我们再不研究如何控制“水泥总量”、再不研究发展的“度”,今后的发展中,行业结构调整将是非常痛苦的过程。淘汰落后生产工艺,发展新型干法也是个痛苦的过程,因为旧的设备很多服务年限没有到,大量投资没有收回来,退出市场也非常难。新型干法窑的发展一定要吸取以前的教训,不能盲目发展,要落实“科学发展观”。

  水泥行业研究“如何控制总量”,研究发展的“度”正是落实中央的“科学发展观”具体体现,就是要研究新型干法水泥发展总量和控制的“度”。

  数字水泥网:是否可以这样理解,有两个层次:宏观层次,政府部门制定政策控制“量”,微观层次企业可以在市场导向中选择如何发展布局。在宏观层次上,政府有哪些手段来实现“量的控制”?雷会长:控制总量,发展的“度”的问题,政府要研究,大企业也要研究,作为行业协会,我们要引导企业去研究这个问题。从宏观经济讲,政府希望稳定的发展、健康的发展,或可持续发展,政府要研究宏观,企业也要研究宏观,投资能不能得到回报。如果市场价格较低,企业要获得合理回报是不可能的。如何控制总量,希望以企业为主体,研究新型干法发展时间、空间、布局。不能跟风,如:有的企业,海螺在哪建厂,我们就在哪建厂,海螺能赚钱,我们也能赚钱。这种观点是不行的。数字水泥网:企业往往从自身利益考虑。在进行新的生产线建设时,可能会想到要“抢占市场先机”,当有几个企业同时看好某一市场,就争着在此建线,这对控制总量是否会有影响?企业应怎样去做呢?雷会长:企业要从盲目投资转向理性投资。所谓理性投资,就比如打仗,在研究战术时要慢,采取进攻的时候要快。我们水泥行业一样,做投资前期工作时一定要研究透,一旦决定开工,建设要快。如果不去研究,可能你的投资就是在为别人投资,新线建设起来之日就是难受之时,企业家在投资时一定要有战略眼光。目前,许多水泥企业都在建线,但通过几轮的洗牌,这些资产在大企业间流动是不可避免的。在前几轮洗牌中,我们已经有一些企业落马了。一个很小的疏忽,就会造成一个企业的落马,所以企业一定要理性投资。虽然现在投资看起来是无序的,但在逐步走向的序,这是客观规律。谁不符合这个规律,就会被淘汰。数字水泥网: 在淘汰立窑方面怎样加大力度?有哪些好的方法?

  雷会长:淘汰立窑主要依靠市场。市场经济规律是无情的,随着水泥工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我们不仅面临的是淘汰立窑问题,新型干法窑也将被淘汰。

  在淘汰立窑方面可以争取政府方面支持,为淘汰落后提供政策性补贴。广东在这方面做的比较好,东莞计划用4.5亿淘汰70多台立窑,换取良好的环境,吸引高科技项目,从长远看有利于地方经济发展。但是对于落后、交通不便地区,存在立窑也是合理的。

  数字水泥网:浙江新型干法比例很高,在淘汰落后方面做的比较好,提高了行业的工艺水平;但企业在价格控制能力方面较弱,是否有一个有效途径,能够增强水泥企业对上下游方面讨价还价能力,比如建立价格联盟这种途径是否可行,是否有其他可行的途径?雷会长:调控价格仅是一种良好的愿望,但单纯调控价格,不会有好的结果。调控价格的前题条件是控制总量。在市场经济国家,对于任何一种产品,要保持市场价格稳定,应控制市场总量。比如:日本、韩国、马来西亚等国,水泥都是供大于求的,但其价格能保持合理价位,重要的就是控制总量。控制总量,协会应发挥作用,大家约法三章,协调企业联合起来,控制总量,保护自身的利益。但目前协会职能很难做到,协会应由半官方性质转为民办,应以大企业为龙头,这样才能起到作用。大家联手来调控市场,主要包含三个环节:控制总量,瓜分市场,合理定价。

  日本在总量控制方面有两种方法:一是末位淘汰法,窑的技术经济指标最落后就停窑,腾出市场空间,协会协调企业从新建生产线收益中提出一部分利润对其进行弥补,二是企业按产能把产量降下来。这些国家窑的运转率一般在80%左右,有的低到60%左右。新型干法窑合理运转率是88%左右,但目前平均达不到呢?产能过剩,这时大家只有控制总量,少生产一点,保持合理的价位,企业自身利益才能得到保证。

  要做到这一点,浙江至少要走两个阶段:第一阶段是淘汰落后,第二阶段是重组联合。生产集中度提高到一定程度以后,有一个龙头老大或几家大企业能够做到谈判桌上面对面谈判,能够控制市场时,才能做到“控制总量,瓜分市场,合理定价。”要完成这一过程,至少两年以上,需要用两年时间进一步淘汰落后。

  雷会长:浙江是中国水泥工业结构调整的一个缩影,其他地区也离不开这个模式。我们非常关注浙江,浙江将是最先完成水泥产业结构调整的省,尽管目前很困难,但将是全国水泥工业结构调整最好最快的省。

  数字水泥网:并购重组是否成为未来水泥行业发展的主题? 这种资产重组是发生在大企业之间还是小企业之间?

  雷会长:并购重组是必然的,并很快就到。资本主义国家需要一、两百年完成的重组过程,在中国可能需要很短的时间就能完成。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重组开始是小鱼吃小鱼,然后是大鱼吃小鱼,最后是大鱼吃大鱼。中国水泥工业的资产重组这几种现象都可能发生,也可能是小鱼吃大鱼,“蛇吞象”的现象也很有可能发生。

  雷会长:既有可比性又没有可比性,这是中国的国情。中国经济发展水平——南北之间、东西之间——差距很大,不能用其他国家经验指导中国的发展,但是局部地区如山东、广东、浙江等可以借鉴国外经验,合理提高行业集中度。

  数字水泥网:我们讨论大型水泥企业讨论得很多,那么中小型企业该如何发展?在我国,大、中、小水泥企业各自占多少比例是比较合理的?

  雷会长:中、小企业也是要鼓励的。在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里,企业是要大、中、小结合才是比较合理的,如果都是大企业,既不可能也没必要。在一些不发达地区,也需要一些小型企业。从企业数量来讲,大、中、小企业的比例应该呈现金字塔型:大企业是塔尖,中型企业是中间,小企业是塔的底部。从产量来讲,应该是两头小,中间大。比如中等发达国家,大型企业产量占2~3亿吨左右,中型企业产量占4~5亿吨,小型企业产量占1~2亿吨。像这样的状态结构调整基本上就完成了。

  64){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fontzoom).style.fontsize=(++curfontsize)+pt;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fontzoom).style.lineheight=(++curlineheight)+pt; } 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