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笼罩下的临沂楼市购房需求会延后但不会消失

发布日期:2022-04-04 03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上海一周天气预报:多云 阵雨天气为主,北城新区俩地块挂牌的消息,网络上吵得沸沸扬扬,都好像在看笑话。临沂俗话叫“看二行”!

  春节过后,除了豪森置业君望项目宣布动工外,鲜有产品面世。银盛泰、东城壹号选择了低调上新;儒辰在经历大规模人才优化后,用媒体答谢会的方式让媒体和高管见面,还高调宣布了“连续两年获得国内地产百强”新闻。

  除此,整个楼市既没有营销活动,也没有人情世故。有些项目营销团队,一天窜十八趟,柔拉一趟,柔拉一趟,知不道业务有多忙,就是房子卖不出去。

 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作为临沂本土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,儒辰集团迎来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才优化行动。包括明星总裁吕正韬在内的多名高管先后离职,按照内部人士的说法,集团岗位优化力度非常大,有将近1000余人被裁掉。在这个楼市寒冬,儒辰选择降成本,也是没有办法,现实就是这么残酷。

  当年,前万达执行总裁吕正韬下嫁儒辰,曾在业界引发震动。一时间,野心勃勃的儒辰突然在地产圈冒尖,令人刮目。如今,随着吕正韬离职消息的传出,儒辰这一年,就像一场梦。最强的团队遇上了最差的行情,拥有最强地产人的儒辰受到市场强烈冲击,集团二次创业基本宣告失败。

  也许,命运只允许我喜欢他,却不允许我拥有他。作为临沂市场的领袖级地产企业,行业人士认为儒辰销售业绩不算差,可战线铺的太长把儒辰拖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消息人士说,本来儒辰想组织媒体去南方(貌似是常州)旅游,可偏偏赶上了这波疫情。说得好听是去旅游,其实就是去看项目。

  旅游不成,就请吃饭。儒辰这次大大小小的合作媒体请了将近60人。目的很明显,清一色的外地人初来乍到,拜拜码头。年初,儒辰本土高管和营销团队也是相继离职,加盟了包括奥德在内的各大房企。同样,不少房产项目均出现离职潮,营销人员流速加快,卖不出去房,挣不到钱。毕竟,每个人都需要吃饭。

  2022年春天的这一波疫情和2020年很像。虽然可防可控,但断断续续的封控管理还是搞得人们心慌慌,线上教学和零星病例无形当中给忙碌的城市打工人增加了些许焦虑。

  同样焦虑的,还有楼市。有房的卖不掉,没房的买不起;降不降价都不好卖,临沂楼市着实尴尬。直播电商风起云涌,时代的风口。

  疫情当下,有人调侃:注意自己去过的地方,万一行动轨迹曝光,脸上挂不住。在流调报告中,努力工作的人很多,有的人十几天都是三点一线。他们的活动轨迹让人破防。

  其实,这是大多数打工人的缩影。人们为了生计拼命奔波,住房、教育、医疗这三座“大山”挥之不去,让人喘不过气、直不起腰。

  临沂是全国有名的商贸物流之都。如今再次被冠以直播电商之城,其实一点都不惊讶,这只是拥有强大底蕴的临沂一次华丽转身。靠双手勤劳致富的临沂可谓藏富于民,有人感叹临沂虽然富裕,但普通人赚钱也是辛苦的。

  渠道和中介失去了带访的动力,全去搞直播卖房啦。很多人感叹:“直播带货到底有多好赚?”现实的情况是,疫情当下,管控收紧,直播是转型谋生的一个手段。

  置业顾问在直播,当老板的李超群也在直播,很多人把直播理解为营销宣传的一种手段,和业主面对面沟通交流的一种方式。全民直播卖房,在临沂已经成为一种产业。

  房地产业曾被称为暴富行业,如今风云突变,政策打压,市场观望,楼市一夜入冬。曾经风光无限的地产人也面临吃饭择业难题,转换赛道或许是更多人必须要面对的。

  贫富悬殊早已不是新闻,但看到疫情下的人间百态,再看看高烧不退的高房价,尴尬又无奈。晚上不失眠,卡里不缺钱,或许就是很多即将步入中年人行列的打工人仅存的一点奢望吧。

  楼市,经历了两年多疫情冲击,总是在“会好起来的”的自我安慰中,自愈,疗伤,可现实是一年不如一年。

  去年,碧桂园商办开启了临沂楼市十年来最大规模的打折促销活动,号称“打骨折级”降价。沂蒙路旁精装公寓降到5000元/平;火车站片区翡丽澜庭公寓更是推出3000元/平。

  在最困难的时期,碧桂园实现精准调头,快速回款。即便如此,也没有实现即刻售罄,购买力下降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2020年的4月1日,年轻的泰鲁集团开启了临沂首个地产项目的面世,这一天是愚人节。刚刚在2019年拿下临沂兰山老城区地王的泰鲁,将案名定义:泰鲁C。

  这个起初被很多网友骂为“马桶楼”的项目,后来被公司解读为“小爱马仕”。那天晚上,泰鲁把计划修改的沙盘砸了个稀巴烂,在社交平台和民间引发热议;有人质疑做秀,有人冷嘲热讽,但不管怎么说,泰鲁借此事件营销成功出圈,一个月后的现场售罄验证了当时的判断。

  与大多数地产从业者相比,李超群确实更擅于自我营销,也很懂得如何吸引眼球。早在很久很久以前,营销出身的超群公司曾涉猎地产营销、活动策划、白龙马等等就在临沂风生水起,令人刮目相看。

  不过,这不是李超群的终极梦想,他想成为“城市新贵”。以致于在日后的营销中,就因无条件退房、示范区景区化等营销案例名声大噪。

  泰鲁涉足地产,先拿兰山老城区地王,后抢36亿总价之王,李超群赋予了泰鲁很多的标签和人设。独立IP的泰鲁在疫情期间销售长红,离不开李超群的独到营销。一年千余次会议,让这个87年的后生老板在集团年会上一度哽咽落泪。

  回到营销的话题,经常把降维打击挂在嘴边的李超群,进入短视频行业后一发不可收拾,从当初简单的发布日常,到后来的专业打造,李超群正在逐步给自己贴标签,树人设。

  这位在某音拥有百万粉丝的独角兽,用煽情的文案,配上一句“我叫李超群”圈粉无数,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泰鲁?足见他掌握流量密码的功力。

  或许是嫌单纯短视频掀起的水花不够大,李超群开始玩起了直播,被冠以“问政泰鲁”名头,从夜总会到问政泰鲁,定期直播与粉丝、业主隔空回应,终于成功出圈,并在地产圈引发连锁反应。直播、退房政策等在各大房企被效仿。

  李超群这位玩转社交媒体、坐拥数百万粉丝的网红地产打工人,到底是哗众取宠的营销手段为了卖房,还是挑战规则实现心中的情怀,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。

  用他原线个亿,没压力,玩啊!”。今年,泰鲁禧玥项目即将交房,作为首个交房案例,到时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。

  不光老百姓手里没钱,政府也缺钱。不过,卖出去卖不出去另当别论。碧桂园会出手吗?

  沉寂了许久的北城新区土拍市场,终于有动静了。最近,临沂北城新区挂牌2宗商住地块,总起拍价达到17.1亿元,最高1308万/亩起。

  自媒体壹周临沂发文显示,北城新区沂蒙北路与西安路交会处西北的B65地块起拍均价1042万/亩,属于“两限一竟”地块,土地出让最高限价144000万元,住宅销售平均价格不高于17000元/平方米(毛坯)。这宗地块是春节后北城新区首次入市的商住地块之一。

  另外一宗地块是重新挂牌的老地块A3,碧桂园云顶南侧。起拍均价高达1308万/亩。也是“两限一竟”地块,土地出让最高限价66940万元,住宅销售平均价格不高于17900元/平方米(毛坯)。之前,该宗地块曾于2021年12月挂牌,起始价53000万元,起始均价1100万/亩,但流拍了。

  令人意外的是,这次挂牌价格相比上次提高了1亿元,并且住宅销售毛坯限价也提了500元/㎡。业内猜测地块大概率还是碧桂园出手拿地,毕竟在自己家门口,让别人拿走是不是太没面子了。当然,同样承受销售压力和即将面临交房的碧桂园来说,还有没有兴趣,难说。

  分析认为,这次北城新区挂牌2宗商住地块,总起拍价达到17.1亿元,起拍价更是逼近北城历史最高成交价。如果地块成交,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低迷的房地产市场,或者说,提振一下卖方的士气。

  疫情给我们一个重要启示:没有自己的房子,关键时刻别说住酒店,就算租住的房子也可能被拒之门外,这种安全感只有在自家的房子里才能真正体现。

  稳增长的逻辑会促使政策适度放宽,带动需求增长。房地产调控的“一城一策”给了地方政府一定的发挥空间,限购限售政策松绑、房贷利率下调、房产税试点取消等都是积极信号,刚需型购房和改善型需求会适度放松。房地产市场,需求会延后但不会消失。

  经过政策重拳打压后的楼市,有人成功上车,有人观望不前,有人转换赛道,也有人黯然离场。离职,对职业经理人来说,意味着无奈和辛酸,但背后却是行业冷清的表现。

  在行业大潮面前,不是个例,也不新鲜。从始于棚改到房住不炒,临沂房价曾一度领先上榜于全国各地涨幅榜。今年不同于往年,土拍市场遇困,新房库存量大,购房者相对理性,观望情绪加重,市场成交低迷。有房的卖不掉,没房的买不起,楼市相当尴尬。

  不可否认的是,新房市场销量明显下降。有分析人士认为,新房市场的冷在于市场失序,不是市场没需求,而是有需求的客户不敢进场。从A3地块挂牌价不降反升来看,稳住房价不仅开发商需要,银行需要,政府也需要。

  经历了前年土拍市场的疯狂后,楼市一蹶不振,开发商拿地热情明显降温。国企进场托市也难撑多久,地方财政备受考验。左手倒右手,终归不是个办法。

  除了个别房企卖力吆喝外,被寄予厚望的沂河新区节后少有动静。可能跟疫情防控压力较大有关,政府还没腾出空来。不过,从北城新区当年的发展轨迹看沂河新区,潜力还是相当令人期待的。

  如果非要打个硬广的话,那就:华科华瑞城,和三十五中(东校区)对门!(西城南湖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